奥森公园又现挖野菜“大军” 城管现场没收工具
来源:奥森公园又现挖野菜“大军” 城管现场没收工具发稿时间:2020-04-05 18:33:14


根据官方通报,此次起火点是大营农场柳树桩、经久乡马鞍山村,沿泸山后山猛烈扩散,火线不断延长。柳树桩是一个移民的居住点,位于泸山背侧东面,而西面是马鞍山村。两个村子以泸山划界。

4月2日,在经历了四天三夜、三次复燃后,烧到西昌城区的山火基本被扑灭。村民陆续回家,有人在烧黑的山头插几支香烟,摆上挽联,以示对扑火英雄的悼念。

当日下午3点多,他正在其辖区的老狼窝山顶巡逻,那里是附近最高的山头,能清晰地看见其他山头的情况。“几公里之外,马鞍山村所在的西面山体,大概是村委会附近的一个砖厂再往上的位置,冒出了浓烟。那天刮的是北风,烟很快就漫上山顶了。”

桂勇说,这些树枝和荒草反而成了引燃物,大风一吹,火苗飞起来,很快连成一片。

参与山林防火多年的李晖告诉新京报记者,上坟烧纸、点香是引发火灾的重大隐患之一。在马鞍山村,到山里上坟必须在关口登记。4名岗哨员轮流看守几个关口,西昌市及乡镇的工作人员也会轮流督查。“只要经过,不管是不是上坟,都要检查、登记。”

史密斯夫妇的一位邻居乔安妮·托马斯称:“最近没怎么见到他们,听到他们死在房子里的消息有点让人担心,但警方一直告诉我们,没有其他人牵涉其中”。

事实上,在泸山脚下,村民祭祖是日常防火的重点。此前该地发生的火灾,也多与人为有关。这次火情,暴露了当地村庄常年与山火斗争的短板:村里没有专业的防火队,来了火情临时组建;扑火经验不足,工具只有镰刀和喷雾器;防火管理时紧时松……

在山对面的柳树桩,防火也是一项重任。柳树桩是一个移民安置点,多数人是从其他县市搬来的。“有的人来自高寒地区,也有的人在80年代躲避计划生育,在这里安家。也由于这个原因,大多数人的祖坟并不在这里。”

另一位马鞍山村村民描述,“下午3时,我从家里出来,路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在看。“烟渍很浓,笼罩了整个村子。村里的人都看到了,我们不可能一致说谎。着火的就是东面的柳树桩。”

“40年从来没有看到那么大的山火,火焰蹿起几米高。”在山下守候的大巴司机邱富伟很着急,想去火场救人,但火势太大了,没办法进去。“我把21个人的电话都打了一遍,当时心里就知道,肯定出意外了。”